yutaizidexizhu

来吃任穷啊啊啊啊啊啊啊

孤达仔是我心尖尖

你们不许打他QAQ

你们有谁认识他QAQ,我翻相册翻到的,好早了QAQ,我想看看有谁和我一样的童年

新一代王相?(胡说,新一代损友)

北冥觞 梦虬孙 友情向

觞渊  带玄欣

北冥觞坐在紫金殿里批奏折,他屁股都坐疼了,可眼前还是一堆本子等他处理。

飞渊和常欣出海境逛街游玩,没个把月是不会回来的。想到之前自己办公累了的时候,飞渊就会拿准备好的点心和茶水犒劳自己。想着想着,北冥觞脑海里浮现着飞渊穿着皇后华服一蹦一跳来找自己的样子,然而这美好的幻想没多久立马破灭:“死小。。。。王!”梦虬孙不等通报大摇大摆的进来,刚开口想叫死小孩,想了想还是乖乖喊王。“免得鲛人一脉在那里酸!”

梦虬孙心里想着,抬头便看到北冥觞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“梦虬孙,你还知道来紫金殿。”北冥觞脑海里娇小可爱的粉色身影被突如其来的噩梦驱散,他还是心心念念小娇妻啊。
“你今天是葱撒?没吃到晶珠凉?火气这么大!”

“你来干虾米?帮本王处理政务?”

“想的美,我来请假!”

“请假?”北冥觞有点惊讶,梦虬孙请假做什么?去谈恋爱?

“怎么,不行?我好歹也是师相,请个假去放松放松不可以吗。”

“哈。哈。哈。梦虬孙你是早上没喝百里闻香醒醒脑子,这里事情一大堆,我还要推给你呢,你说请假?”
北冥觞撩了撩额边的蓝发,虽登基已有两年,他却不曾改这一身装扮,顶多就是上朝时多披一件镶着乱七八糟闪着发光的衣服罢了。

“夸丢鬼!”梦虬孙自从被北冥觞拐来当师相后,碍于身份,很少再说这口头禅了,没想到一看到熟人还是忍不住。

“你好意思讲?你把海境的百里闻香都垄断了,你让我喝虾米!”梦虬孙越说越气,连头上的角看起来都抖了一抖。

“哈。”北冥觞发笑,想当初自己刚登基,不知道怎么拐骗梦虬孙来当相,还是缘于当年自己对苗疆有恩,苍狼告诉了自己他的军师的驭人之术。自己虽然没有风月无边,但垄断海境的百里闻香不就好了?再学苗疆军师建个茶窖,把所有百里闻香都存起来!

“本王不是先前给过你一坛?”

“一坛!就一坛!你当我拿它闻的啊,不知虾米时候我早就喝完了!我要出海境!”

“出海境买百里闻香?海境外的百里闻香,怕你也是找不到。”

“夸丢鬼!死小孩!你是要气死我!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梦虬孙仰头鬼叫,气势仿佛要把无根水都震上一震。

“想喝百里闻香?好啊。”北冥觞站了起来,活动了一下身体,想着该让梦虬孙屁股疼了。

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坛,还对梦虬孙摇一摇。“这些公文就交给你了梦虬孙,本王要去休息,批完来找我要这坛。”

北冥觞迅速离座出殿,走前还不忘嘱咐一句“别想推给右文丞,他去休假了。”

“夸丢鬼!死小孩啊!凭虾米!凭虾米!”梦虬孙气的口不择言,拿起桌上的戏珠就朝北冥觞扔去。

“啊,差一点嘛就把本王的戏珠忘拿了,多谢师相。”北冥觞接过戏珠,认认真真又假模假样地福了福身子:“海境的未来,多谢师相。。。。。哦。”
立马走人。

“北冥觞!!!夸丢鬼!!!”梦虬孙被气的不轻,要不是这是在紫金殿,他绝对用角戳死那个死小孩!

看着桌上一堆本,梦虬孙差点又变哭包。。。

(未完待续)